千斋

关于陆离知不知道自己很好看这件事【池陆】

我爱他们,主要还是放假了,太闲了。

———————————————————————————————

池震本质上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比如他觉得任何一个女孩子都应该好好对待自个,这也是为啥他严令禁止店里的姑娘出去做“特殊生意”的原因,那群王八羔子心理想什么,池震门儿清,一个个的都是商场上摸爬滚打的老狐狸,这帮农村出来的小姑娘,能被他们啃的渣都不剩,池震操着老母亲的钱跟青楼老鸨似的整天疑心这帮闺女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儿,日子久了,他便能看出来哪些姑娘老实,哪些出去接了私活。

 

一般而言,姑娘模样生的俊,别说在夜场,社会上任何一个职业,模样俊总还是有些个优势。池震的职业生涯从律师到夜场老板再到刑警,每一个职业都是在社会黑白那层薄膜的上游走,因此,从社会底层到上层,人的气质不同,表现不同,对美的理解更是不同。

 

夜场的女孩都很清楚自己的优势,有人是腿,有人是脸,有人是胸,也有人什么都平平无奇,可胜在会撒娇,会哄人,她们会想尽办法想别人展示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地方,而将不怎么出彩之处不动声色的藏在昏暗的灯光下。而社会上流社会的女孩,她们不会刻意隐藏自己的不足,也不会费心思突出自己的亮点,一切全凭心情打扮,她们不用为了生计讨好任何人,顶多为哄哄男友而精致。而极大多数处于社会中层次的女孩,很难知道自己的优势,又没有那样的资金去支撑自己随心所欲的打扮,总而言之,绝大多数的姑娘每时每刻每一分一秒都在探索自己,发现自己的美。

 

而据池震的经验来说,美是危险的,美而自知,危险程度呈指数形式上升。

 

幸亏陆离是美而不自知,池震瞟了一眼蹲在地上查看现场痕迹的陆离心想。

 

“池震,你来开车。”陆离把钥匙扔给池震,板着一张小脸坐上副驾驶,待车子平稳的驶上公路后,陆离便仰着脑袋睡着了。

 

池震轻笑一声,细心的把上面的遮阳板扳下来,以免迎面的夕阳太多刺眼,陆离睡的不舒服。陆离的上半张脸沉在阴影里,下半张脸连着脖子都浸在夕阳暖暖的橙光中,池震瞄了一眼陆离小巧的喉结,不动声色的咽了口口水。

 

作为一个男人来说,陆离的手看上去很小,捧着白瓷杯的手只堪堪握了一半,池震默默对比了一下自己的手,一样的白瓷杯,自己大概能握住四分之三,如果牵手的话,估计能把陆离的手几乎包在自己手中。陆离的手指头尖尖的,指甲修的很干净,翻动档案的时候,捏着边缘的手形成好看的线条。就是太瘦了,手都没点肉,池震喝了一口手里的茶心想。

 

俩人坐在一起胜犯人,池震被陆离用眼神呵斥不敢说话,无聊至极打量起身旁的男人。天气尚暖,陆离穿着衬衣外套,有时因为动作会露出常年被长袖遮住的葱白的手腕,池震悄悄的把自己的手腕放在陆离边上,然后因为俩人手臂的粗细差异吃吃的笑出了声。

 

池震很庆幸陆离对自己的好看一无所知,因此他可以用各种各样蹩脚的理由来掩饰自己盯着陆离看的目的,反正耿直如陆离,绝对不会怀疑池震是觊觎他的美色,顶多把这一行为归类为“池震发疯日常”这一项目中。

 

自从池震肚子被开了一个大窟窿,又环游城市一圈后,再在医院醒来后,他忽然觉得,人生苦短,应及时行乐,于是出院那天,借着庆祝的名义拉了刑侦局的人去他的夜场喝酒,暗暗下定今晚确定关系的决心。

 

话虽这么说,池震心理还是打鼓,喝到鸡蛋仔老石老高等人跳起了交际舞,池震还是没胆子实施计划,只是一杯接着一杯灌酒下肚,透过狂欢的人群看着坐在角落鼓掌的陆离。

 

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开心,鸡蛋仔在前面耍宝,陆离乐的小脸都舒展开来,全然没有平时的半点儿严肃,和陆一诺能多吃一个巧克力时的表情像极了,池震看着看着心底也软成一片,计划什么的,老早被抛去脑后,喝着喝着便开始向陆离靠拢,还红着脸看着他傻笑。

 

陆离看池震向自己走来也是心里一个悸动,可池震坐在他身边以后,手脚规矩的像小学生面对自己的班主任,把手乖乖的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咧嘴傻笑,陆离愣了几秒,看着池震像个地主家傻儿子似的神态,笑得更开心了。

 

陆离牵着池震走出来的时候,依旧是半夜了,街上冷清的只剩几个被风刮起的塑料袋,在空中悠悠的打了个圈,又一摇一晃的回到地上,池震依旧牵着陆离不放手,陆离好容易才把池震塞进副驾驶,好声好气的劝他撒手,不然自己没法开车。

 

“嘿嘿”池震傻笑。

 

“……”陆离绝望,带着池震的手一起,开车门,从副驾驶跨到驾驶座,在带着池震的手,插钥匙,开车。

 

一直开到池震家楼下,夜风终于吹的他有些清醒了,可他还是看着陆离,路灯的阴影随着车的行驶,有规律的滑过陆离的脸,陆离的睫毛很长,嘴唇翘翘的,池震鬼使神差的抽出握着陆离的手附上陆离的唇,陆离转过脸看了看池震

 

“醒啦?”他勾了勾嘴角,笑道

 

不知是暖黄的灯光和阴影的交替作用还是酒精的催热作用,池震觉得这个笑简直勾魂摄魄,那一瞬间,池震觉得他似乎抓到了什么虚无的东西。

 

等开到池震家楼下,他几乎已经清醒了一大半,只是为了哄陆离带他上楼,故意用虚浮的脚步挂在陆离身上,低头深吸陆离脖子下的气息,竟觉得陆离也红了耳朵。

 

俩人好不容易进了家门,池震环着陆离,借着酒气把他压在墙上撒娇

 

“陆离,你真好看,嘿嘿。”死就死吧,陆离裤下死,做鬼也风流。

 

“……”陆离揉了一把池震毛茸茸的脑袋道,“我知道。”

 

这下轮到池震当机了,他知道??他为什么知道??他不应该一脚踹开我说滚蛋吗??陆离喝多了???不像啊!!!难道我喝到出现幻觉了???

 

陆离趁着池震当机的瞬间,压着池震的肩膀,转眼就将人压倒在了床上,他撩了一把刘海,扣着池震的手缓缓从T恤下摆伸进去,附身从池震的脖子移到上唇,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池震的脸上,可就是不愿落下一个吻,空气中瞬间燃起暧昧的火花,陆离直起身子,睥睨着池震,一手扣着皮带一手将池震的手往上带,他勾着笑,说

 

“我知道。”

 

池震想弄死自己,陆离根本不是美而不自知,他绝对是美而很自知!!!!!他说什么来着,这样的人危险指数呈指数形式上升!!!!!

 

不过他池震甘之如饴!!!!!!


凶悍如陆队长,其实是个小哭包

陆离其实很喜欢哭。

 

池震盯着正埋着头翻案子的陆离想。

 

不过这种结论永远只能咽在肚子里,否则自己就是横尸街头的下场。池震摇了摇头,把目光集中到自己手头的资料上。纸上密密麻麻的字不过是在他眼前晃过,池震有一下没一下的用食指点着桌子,思绪早飞到十万八千里之外了。

 

陆离常年睡不好觉,案情一复杂起来更是忙的恨不得一个人掰成八半儿用,二十四小时连轴转,所以陆离的眼睛常年泛着红,看上去十分疲惫,不过有时会因为打哈欠像染上几分醉意似的,当然后者自然只能由行走的安眠药——池震才看得到。

 

池震对陆离泛红的眼睛,总带着些莫名的情绪,一方面觉得他太不会照顾自己,常年不睡觉像什么样子,身子骨再强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可另一方面,陆离在单独面对池震的时候,总会带着几分懒意。有时池震会说些不着调的话,陆离便懒懒的抬起眸子扫他一眼,池震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小触角挠了痒,酥酥麻麻的,电的池震的四肢有些微微的麻。再看陆离,就已经眯着眼睛小鸡啄米似的打起了瞌睡,眼角蓄着困意的泪,下眼睑泛着红,眼睛下面一片青黑。

 

陆离哭起来很好看。

 

池震被陆离带上墨镜,挡住了双眼,他便能光明正大的偷瞄哭了的陆离,他觉得有些操蛋,自己这时候居然还有心情关心陆离的哭好不好看!

 

陆离哭起来不发出任何声音,只是抿着嘴,像是要把眼泪都憋回去似的,一张精致的小脸不受控制的皱到一块,被陆离有意识的用手抹一把,想把脸上的委屈和难过都抹平。陆离的眼睛更红了,像是飞着嫣红的色彩,从眼睛四周扩散到脸颊和耳朵,那张拽的跟二百五似的脸竟显得比平时更加生动,跟个受了委屈的小娃娃似的,池震莫名像抱抱他。

 

但他不敢,因为那是个暴力娃娃。

 

池震醒来的时候天还黑着,看不见钟,他也不知是几点,只是凭着医院外面的氛围猜测,莫约是凌晨亦或者深夜。他看见一个单薄的人影站在窗边,窗户外的等映着他憔悴的脸——是陆离。池震没动,或者说,没力气动,他想弄出点动静让陆离听见,可他听到了空气中轻微的,被压抑的呜咽声.

 

“池…震…”陆离蹲了下去,把自己团成一团,捂着嘴不让自己出声儿,几个熟悉的音节从指缝中漏出来,也像是陆离控制不住的泄露出来的几乎不可察觉的痛苦。他哭的浑身都在抖,池震听见陆离向他走过来,慌忙把眼睛闭上,大概是为了那点羞耻的不想为人所知的虚荣心——他想知道陆离的情感宣泄。

“池震,我妈…”陆离吞了吞口水,努力把声音中的那点儿颤抖掩去,“我妈昨天说,你上次没吃到油闷大虾,下回你去了给你做。”

 

池震听着陆离的颤抖,觉得嗓子发紧,他用手指勾了勾碰到他的陆离的小指,在陆离的屏息中缓缓睁开眼睛,做了个“hao”的口型。陆离的状态很糟糕,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又因为哭过,眼睛肿的厉害,瘦的脸颊几乎是要凹进去,陆离瞪着眼睛愣了几秒,以及其优秀的身体素质拔腿就往病房外面跑,池震的大脑几乎是一瞬间的当机。

 

完了,难道他觉得太害羞所以跑掉了???所以我应该早上再醒才对???

 

不一会就听到屋外陆离急匆匆的脚步,伴随着众多杂乱的人声,陆离拉着医生飞快窜进病房。

 

“医生他醒了!您给再看看,再检查检查。”病房突然亮了起来,池震适应了一会强光,这才看清了陆离,他居然还穿着病服!!!衣服松松垮垮的挂在他身上,他像个小小套娃娃被塞进了一个不合适的衣服里,脸色更是苍白,显得眼睛更红了,不过他真真切切看到了眼里的焦急和一个他俩现在心知肚明的安心。

 

池震已经能坐起来的时候,跟陆离摊牌了。

 

“你那天问我的问题”池震看着陆离的眼睛,“我不是。

 

陆离眼里的光突然熄灭了,他低下头想用刘海掩饰自己的脆弱,刚想回嘴自己不过是随口一问,就被池震捧着脸抬起来

 

“男人这个群体太过庞大,我喜欢你,不代表我喜欢男人,否则就一对多了,逻辑上不严谨”池震咧着笑看着陆离。

 

陆离的眼睛刷的一下就红了,眼泪蓄在眼眶里,池震急得手忙脚乱,不知道是该跟哄女孩儿似的亲他一下呢,还是该用手抹掉他的眼泪的,池震的大脑飞速转了一圈,鉴于眼前这人是陆离,以上两种方式,都有可能让自己多躺一个月的医院,池震毅然决然的选择将手里的橘子塞进了陆离嘴里。陆离嚼着橘子,把眼泪憋了回去。

 

“你喜欢我,关我什么事”陆大队长如是说。

 

池震后悔,后悔的捶胸顿足,早知道不学什么小年轻搞神转折了,娘的,到手的媳妇儿现在闹脾气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以陆离的傲娇程度,打死他都不会承认他会因为告白而哭了。

 

俩人查案查案,只是多了一步该上床上床。陆离不想承认,但池震确实把他伺候的很舒服,不仅仅是chuang上,更是生活上,他似乎铁了心想改改陆离之前极度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每天逼着陆离十一点准时睡觉,如果睡不着,就zuo到睡着为止,一日三餐定点定时,即使出现场,前后一定不相差半个小时。生活作息规律了以后,陆离的精神越来越好,面色也红润了不少,相较于之前阴沉的残暴的形象,现在的陆离几乎是警队大伙们公认的“警花”。

这当然只能私下偷偷喊,要不然陆副局长就录口供警告了。

 

池震才不会告诉别人,陆离最好看的时候当然是俩人上演十八禁的时候,那叫一个媚眼如丝,欲拒还迎欲罢不能。尤其是含着眼泪勾着池震的脖子说慢点的时候…不行不行,再想下去怕是要去厕所一趟。

 

俩人向陆母池母坦白的时候,陆离紧张的牙关咬得死死的,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池震则是将身上的花衬衫卷了又卷,就差扣出个洞来。当两位老人家表示祝福的时候,二人像是泄了力气似的坐在沙发上,陆离用手掌搓了搓眼睛,觉得有些发酸,池震捧着陆离的脸,俯身在他眼睑上落下一个吻。

 

陆离觉得眼睛更酸了。

 

池震觉得陆离的眼睛又红了,真好看。

 

一诺在俩人的细心呵护下从打遍各大学校男生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姑娘,其男友在通过两位刑侦大佬的重重考验调查询问讯问后终于能如愿以偿娶到自己心爱的姑娘。

 

婚礼上,池震作为父亲上台发言,陆离作为父亲将她交给另一个男人,看着小时候那个打完架,脸上还挂着彩,却冷着脸好不威风的小姑娘,成为眼前这个穿着白纱裙,画着精致妆容的小公主,陆离红了眼睛,可这一次他没有再压抑自己,他扣着池震的手,在掌声雷动中留着眼泪放声大笑。


陆离是个小哭包,这事只有池震知道,他觉得很幸福。

 

 

 

 

 

 


搞完了搞完了,要搞高数了嘿嘿嘿嘿嘿


你弱你有理,你哭你最大

我想通了,标题就是放屁。

我他妈天天练舞,从小练舞,我练的膝盖骨磨损的时候,练的浑身都是伤的时候,练的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我从小这么幸幸苦苦练的舞,打的基本功,凭什么就因为你哭你不开心就要把位置让给你??

你有实力你站前面,没实力又不努力,凭什么占掉别人的位置?对其他人难道公平?

我该站在哪里就站在哪里,该站角落站角落,该站c站c,我自己努力出来的结果,为啥要因为你哭而站的惶惶不安?我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中心,不服气你就跳的比我好,哭有什么用。

呵呵。爱怎么想我怎么想,和我无关。

我不怕被讨厌。

学校。

那天好像是早上

学校。

卧槽这个下午,有一种老子很牛逼很认真的样子!!!!

楚子航【一发完】

还想写个楚子航视角的,看反响吧

正文开始~

     楚子航是个很冷淡的人。    恺撒看着他的后脑勺想,不理会讲台上教授激昂的演讲,目光从楚子航带着旋的后脑勺游离到他挺得笔直的背,最后定在他转笔的那双修长的手上。

     楚子航是个很自我的人。   恺撒盯着屏幕上充满个人特色的帖子想。

     楚子航是个很不要命的人。   恺撒看着他开启爆血状态,神祗一样跳跃在危险的混血种人群里。

     楚子航是个很不解风情的人。   圣诞节,恺撒本着要促进两大组织间的友好发展,给狮心会和学生会全体成员发去了来诺顿馆狂欢的邀请,楚子航作为会长自然不得不出席,恺撒笑眯眯的收着来自各方女性的小礼物,瞥见楚子航窝在角落里礼貌的拒绝一个个送上来的小心意。

      楚子航是个很温柔的人。   日本,听着楚子航安慰路明非的话语,虽然奇怪他怎么对这个唯一的s级这么上心,但能听到大和尚给别人开导也是件美事。

       楚子航是个很脆弱的人。   天空没有征兆的下起了一场大雨,远处的雷劈开黑幕,发出隆隆的响声。恺撒洗完澡出来,看到楚子航并没有如往常一般端坐在电脑前打报告,而是曲着一条腿坐在了窗边,恺撒很知趣的没有打扰他,放低了声音坐在自己的床上,看着楚子航扭向窗外的脑袋,突然萌生了一种想要把他圈在自己怀里得冲动,当恺撒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不受控制的萌芽了,像长在黑夜里的小芽,想透过厚重的窗帘泻进来的一束月光。

       楚子航是个很可爱的人。  当恺撒知道楚子航害怕坐过山车的时候,强忍心中的笑意和怀疑――你个杀胚从天上跳下去砍头的时候怎么没害怕过???

          

        楚子航是个很怕冷的人。  今年冬天特别冷,恺撒倒是很感谢这个冬天,不然他估计也看不到楚子航围着黑色的围脖,出门几乎要把半个脸塞进围脖的小动作,奇怪,明明是个有君焰的人。
  
         楚子航就是个傻子。   恺撒辛辛苦苦请教了诺诺,苏茜,还自己上网查了资料,经过九九八十一次失败终于自己做出了一盒像样的巧克力,在情人节那天屁颠屁颠跑去送给楚子航,以“太多吃不了,所以送你”为借口,满心期待着楚子航接下然后说声谢谢,结果这傻子看了一眼巧克力说到:“谢谢,不过中国人不兴过洋节”然后利索关门,留着恺撒一人在风中恨不得掏出迪克推多扫射整条街的情侣。

          楚子航是个很害羞的人。   经过恺撒多次几乎是昭告天下的追求方式,楚子航终于忍不住约了恺撒……决斗,他赢了就不准恺撒再做这类过于高调的事。“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不那么高调的追求你是么?”『去死吧』楚子航心想

           楚子航是个很纯情的人。 恺撒趁着一年一度的学生会狮心会大联谊把楚子航引到诺顿馆,然后……众所周知,楚子航不喜欢热闹,一般哪里清净往哪里躲,于是恺撒带领学生会占领诺顿馆除恺撒房间外的所有房间、大厅、休息室,虽然路明非很看不起这样的方式,认为以师兄的性格,早就一走了之,怎么可能会往恺撒房间……“轰!”的一声从恺撒房间传来『当我没说』路明非等一众学生愣愣的看着那个房间。“卧槽!楚子航我不就亲你一下!你这叫谋杀亲夫”“滚!”

           楚子航是个很别扭的人。  恺撒听着门外徘徊的脚步声想,感觉到有人用微凉的手背来试探自己的温度,恺撒一把抓住他的手。“放手。”
恺撒把他的手放在嘴边亲吻,道:“不是说不来么”楚子航发力抽出了自己的手转身就走却被恺撒搂住了腰往床上带,“子航,我现在是病号,别乱动,疼~”“自己不要命,活该”话虽这么说,动作倒是轻了很多,然后干脆放弃挣扎,被恺撒环在怀里。

         楚子航是个很浪漫的人。  新年,伴随在全校学员的欢快倒数下,楚子航在“0”时,将极其轻浅的吻落在恺撒的唇上,那一刻对于恺撒而言,几乎可以说是能让他起死回生的记忆

这对真的太甜了啊啊啊啊,我果然喜欢那种日常陪伴的爱^ω^图都是从微博搜来得,不妥删